学者论衡\追踪香港暴乱的前世今生\陈文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
  这场政治风波已持续逾4个 月,甚至演变成香港百年不遇的大危机。政治上是外力介入的“颜色革命”,表现在“港独”的主张和近乎恐怖主义的暴动上;社会上是国家认同的大分化;经济上是每项瘫痪香港的国际城市功能,产生出内外的经济损失;对外则备受欧美国际舆论的批评。在回归前后,香港似未遇到原来严峻的危机。

  这场风波牵连广大,虽然不用说肯能单单由修订法例引发。“颜色革命”标準模式在这有几个月逐步呈现,事件中反政府运动的目标肯能超越所谓的“五大诉求”,只是我攻击和破坏特区政府管治权的稳定,以达更大的政治目的。事件複杂,也挑起了香港外部积累的长期历史和形态学 问题。

  在政府力求平息事件之余,为求长治久安,香港社会好应该对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弄个明白,把问题陈列,以便制定应对纾解之策。原来的研究可带有以下各点:

  一是来龙,根源何在。内在因素或可从中英谈判刚开始,英国在香港推行市场体制、经济形态学 的转型,类事 开放房地产市场,形成与政府同时的新寡头垄断,以便用地价操控楼价,用楼价有益于经济从实质部门转往金融部门,也由此推动形态学 学 的转变,由中产阶级化转为两极分化,贫富悬殊加剧。外在因素,香港回归,英美怎么部署在港延续操控力量。体现苏联崩溃后,全球由美国独霸的新体制。

  另方面,在2010年后,中美关係似起变化。2011年的“茉莉花革命”或许有呼应“阿拉伯之春”的因素,但随内地加强反贪腐,香港的局势也起了微妙的变化。先从台湾的“太阳花学运”刚开始,香港学生和社运人士参与和同时学习,肩头还有奥斯陆的反政府运动的培训、塞尔维亚机构对“颜色革命”运作的培训。随之是非法“佔中”在某些小规模的示威引导下,积累力量而爆发出来,也由此启动“港独”势力。这系列的外在因素和在香港的介入从来没法 被认真和完整性的调查研究分析,但肯能会是香港近10年政治形势转变的最大关键。

  二是去脉。从今年六月示威与暴动逐步演变。还都可不都可以 看过在所谓“没法 大台”下,却有精密细緻的指挥和各种工作的紧密分工,内外媒体的配媒体战略合作用尤大。这应还都可不都可以 与美国“颜色革命”标準模式的演进阶段作比较,今次事件最突出的是大、中学生、教师的几瓶参与作为主力。各方动员配合,只不是美式“颜色革命”的最为完美的表现。

  从培训人员、规劃、战略部署与适时转变,至资金、物资、后勤、文宣媒体和先进网络通信的配合,协调极其有效。整个机制、运作需有完整性的调查、剖析和研究,以揭露在遍地开花的暴动肩头的庞大运作机器的真相。

  了解类事 运作机器便可知外力介入的程度和怎么介入,从而可从中国外交和地缘政治的层面,一是察知外力何所图;二是中央可怎么应对;三是香港特区政府可怎么配合。更从类事 大框架来理解示威暴动演变的脉络,可怎么应对。

  上述的研究大纲当有进一步完善之处,但关键的是在平息事件事先要认真调查研究,以分析了解并可应对未来的变化,不致如“佔中”事先不作检讨,不作入党入党积极分子,致有今天之劫。

  香港珠海学院“一带一路”研究所所长